虛擬男女友火了:低門檻、接污單、有人月入過萬
2020-07-02 18:08 虛擬男友 網絡社交

虛擬男女友火了:低門檻、接污單、有人月入過萬

作者|孟亞娜   來源|燃財經(ID:rancaijing)

“小姐姐,我是你點的虛擬男友,請查收。”

最近,關于“虛擬男女友”的討論又多了起來,甚至火到了微博和B站這些主流社交平臺。不少博主和UP主分享著在網上下單虛擬男女友的經歷,他們將整個過程錄制下來,剪輯成Vlog,有UP主靠著單條視頻拿到了535萬的播放量,而這位UP主往期視頻最高僅有89.5萬。

花錢買虛擬男女友,原本是一個虛擬情感服務的隱晦小眾行業,但從最近的測評視頻看,服務范疇早已不限于虛擬戀人了,還包括叫早、督促學業、輔導論文、整蠱等等。其實就連從業者都在不斷更新服務列表。

虛擬戀人生意,最早源于日本,在日韓多是實體店鋪的形式,商品一般以實物為主,傳到國內后,現在的服務多是虛擬的、線上的,早年間活躍于QQ、貼吧、論壇,接著在淘寶上野蠻生長了一陣,后來部分店鋪因涉嫌提供色情服務被查封,常規的情感服務也跟著不見了。

這些服務現在還存在嗎?

在淘寶上搜索“虛擬戀人”、“虛擬男女友”等關鍵詞已經失效,但如果換成“小哥哥”、“小姐姐”、“戀愛體驗”等詞匯,還是可以輕易找到。與此同時,燃財經發現在微信群、QQ群內存在著一些多在晚間發生的色情交易,這種帶有嗑炮(提供涉黃語音服務的代名詞)服務的項目在行業內稱為“w單(污單)”。這些擦邊球行為為何依舊泛濫?

提供“虛擬戀人”服務的小哥哥、小姐姐是如何被挑選、被培訓的?這行是不是真如報道所說月入過萬?又是哪類人群在提供、購買虛擬男女友服務呢?近日,燃財經體驗了一把來自專屬小哥哥的虛擬情感服務。

01 親身體驗:蘿莉、御姐、霸道總裁,你想到的款全都有

在淘寶上搜索“小哥哥”關鍵詞,就可以看到一些標有“專屬定制小哥哥”、“小姐姐”、“叫早服務”等關鍵詞的商品鏈接。

其中一家店鋪的客服發來的報價單顯示,服務類型主要有文語(文字+語音)及連麥(語音聊天)兩種,小哥哥、小姐姐則按照普通、金牌、鎮店、頂級男女神4個級別劃分,最高級別的單小時收費80元。另外一家給出的報價,單小時在25元到75元之間。

虛擬男女友報價來源 / 虛擬男女友店鋪供圖

燃財經下了一單半小時“文語”服務,指定鎮店級別的霸道總裁。下單前,客戶詢問了具體要求,隨后一位微信名叫小宇的店員添加了燃財經的微信,先是大概描述了劇情走向,隨即就進入了霸道總裁的角色扮演。

“老板要續單嗎?”臨近結束,小宇問道,得到否定的答案后,他匆匆結束了這場服務。按照規定,服務結束后,小宇需要刪除燃財經的聯系方式,并向客服發截圖證明。

虛擬男女友店鋪界面以及與客服對話 來源 / 淘寶截圖

燃財經了解到,小宇剛剛入行半個月,最初被B站上相關視頻吸引,后來應聘加入了這家店鋪。

隨后,燃財經再次體驗了一把半小時的連麥服務,這次提出讓店長親自接單的要求,經過客服的多輪溝通,店長要求按頂級男女神收費,四個小時后,終于收到了店長常一的微信好友申請。

點單店長時,和店鋪客服的對話來源 / 淘寶截圖

“小姐姐,我給你科普一下鴨子的種類,達克鴨、小黃鴨、扁嘴鴨、還有我想你了鴨。”微信語音接通后,常一用略帶青澀地語氣說道。

他告訴燃財經,這是第一次接單,在服務前,向店員學習了半個小時土味情話和溝通技巧。“我們在培訓時,對聊天技巧不會有培訓,多是靠自己發揮。比較厲害的主播,非常會撩,土味情話信手拈來,我就弱了點。”他說。

常一是編導專業的大四畢業生,他的淘寶店鋪剛營業三周,但已經有了比較穩定的客流。他透露,在淘寶上開這種店鋪很容易,但難在宣傳,因為從零開始做視頻、積累粉絲是最難的。目前,他的店鋪多是在B站、今日頭條、西瓜視頻和知乎投放視頻,為淘寶店鋪倒流。

而B站上很多UP主發相關視頻,是因為和一些虛擬服務店鋪簽了商務合作。在一個平臺發布一條視頻的價格是400元,播放量在5萬左右,主流的四個平臺的打包價是1200元,“太貴了,不值得。”常一感嘆道。

他的店鋪目前有店員三十人,多是在校大學生,男店員以播音專業為主,女生多數是聲優。據描述,應聘要求非常簡單:聲音要好聽,普通話要標準。一般的接單流程是,客服把沒有特殊要求的訂單隨機扔到接單群里,想接單的店員在對話框中“扣1”回復,首先搶到的,優先上崗。

這家店鋪和店員的分成比例是四六分,店員拿60%。“最忙的時候,一天營業額能有400多元,但其實我們三十個員工很多都接不到活。但好在播音專業的學生,大多都不差錢,做這個行業,多是為了好玩。”

常一表示,市面上大的店鋪確實有人月入過萬,但那是極少的情況,而他店里業績最好的店員月收入預計在600元左右。

02 污單、整蠱單,沒有什么是虛擬戀人不涉及的

但是,今天“虛擬男女友”交易的范疇早已不限于虛擬戀人服務,就連從業者都在不斷更新服務列表。

“我們店員里有五六個研究生,上次接到一個指導機械物理專業畢業論文的訂單。”常一告訴燃財經。

“青蛙、蚊子、學人精、煩人精、女友,2rmb 5分鐘,專業團隊,不議價。”這是閑魚上一位賣家掛出的廣告語。燃財經體驗后,給好友下單了一只青蛙精。

“你好,我是你朋友點的青蛙精。”該店家在添加好友微信之后,開始了長達五分鐘的“呱呱叫”表演。另一位點過類似服務的買家給燃財經提供了這樣一張截圖,他的感受是,整個過程無聊又好笑。

虛擬青蛙精和雞叫服務體驗 來源 / 受訪者供圖

事實上,虛擬戀人店鋪中,還有一類服務非常受歡迎,包括叫早、督促學業、輔導論文、整蠱等等。這些都屬于虛擬經濟的范疇。

另外,在燃財經蹲點過程中還發現,微信群、QQ群內存在著一些多在晚間發生的色情交易,這種帶有嗑炮(提供涉黃語音服務的代名詞)的服務項目在行業內稱為“w單(污單)”,虛擬男友和虛擬女友均有涉及。

這其實是早年間虛擬男女友生意的面目,曾經活躍于QQ、貼吧、論壇,后在淘寶野蠻生長,因涉及黃色產業被舉報、封禁。但下有對策,有些店鋪把關鍵詞換成“小哥哥”、“小姐姐”等隱秘詞匯,依舊活躍在淘寶。

常一告訴燃財經,“比較污的單子我們是沒有的,店里都是純綠色的。遇到想要黃色服務的客人,客服一般就拒絕了,如果店員有反饋,我們提供退款。還有一些非常規的要求,如同性交友,我們也不會接。”他透露,經過整改,大多數店鋪對外稱只接綠單(不涉及黃色、違規的服務)。

但據了解,部分涉黃的虛擬戀人服務換了戰場,轉戰到QQ、微信,以QQ群、微信小程序的方式,繼續進行著他們的生意。

“有人接w單(污單)嗎?”

“晚上有能接視頻污單的,請加我,18歲以下。”

在一個名為“虛擬男女友”的QQ接單群內,多位用戶拋出類似需求。

來源 / QQ群截圖

“我馬上要中考了,最近沒時間接單了。”群內一位用戶說。在燃財經蹲點過程中發現,該群內有多位自稱未滿十八歲的未成年人。

一位網名叫油梨的網友在QQ群內發布了一張海報,強推半小時40元的KP(嗑炮)、GHS(搞黃色)服務,以及5元一分鐘的“高速車”語音條。

提供特殊服務的虛擬男友報價來源 / QQ群截圖

這位網友告訴燃財經,一般一天能接兩到三單,自己剛結束了一場多人語音“w單”。價格比正常單高出兩倍,客人的需求大多是在晚上,且要求千奇百怪。

“擦邊球的行為其實是不允許的,一旦發現便會被拉黑處理。”不止一位虛擬戀人店鋪的負責人表示。但事實是,尤其在QQ群里,“w單”泛濫。

且此類QQ群中多是個人接單,入群無門檻,在QQ搜索里搜“虛擬男女友”即可進群。燃財經隨即進了一個名為“虛擬男女友”的500人大群,活躍度十分高,時不時地有人在群里發放一些“小卡片”,招攬客源。

在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、燕園心理咨詢總監朱曉輝看來,出現這種情況在所難免,這與網絡監管的疏忽有關,但一個行業快速發展的過程中,灰色產業一直都存在,蔓延的方向也是不可控制的。

“虛擬交友本身沒有任何問題,但不代表有一些別有用心、心懷鬼胎的人借機斂財。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,大家應該從規范自身行為做起。”朱曉輝說。

03 小哥哥、小姐姐是如何被“挑選”的

“怎么應聘虛擬男女友呢?”“當虛擬男女友是什么樣的體驗?”

在貼吧和知乎,不少用戶提出了這樣好奇的問題,而回答區回復的多是一些店鋪商家。“我們店鋪招人哦,男女都可以。”一家店鋪老板回復道,并附上了聯系方式。

事實上,在虛擬戀人服務的上游,還存在著一個不大不小的產業,他們一邊向消費者提供服務,一邊向應聘者提供收費培訓。經燃財經體驗發現,要想應聘成為一名虛擬女友,需要經過資料審核、入會、培訓、考核等流程。

燃財經在貼吧搜索“虛擬女友招聘”,聯系到了一家正在招聘的店鋪。這個店鋪主要在QQ接單,負責招聘的員工小欣表示,“我們館是全綠單,陪聊,陪玩,語音連麥就可賺錢,一般虛擬戀人半小時工資是10元,語音或者連麥收入更高,最近比較忙,館內一天能有十幾單”。

與虛擬男女友招聘人員的對話來源 / QQ截圖

不過加入前,第一步需要提交入會費,緊接著有“培訓助手”聯系燃財經,提交照片、音頻和群內昵稱、年齡、特長等資料后,被拉入了一個培訓群。

群內提供了詳細的培訓流程,從職務介紹到下單、接單、出單流程,拉新宣傳和收入分成、懲罰機制都一目了然。而這一系列培訓的費用是13.14元。

對方稱每晚9點有集體培訓,考核通過便可正式加入。燃財經等到了最后一個環節,發現所謂的考核完全是形同虛設,形式是開卷,培訓者把資料再次復述一遍即可。

某虛擬男女友店鋪招聘考核內容來源 / QQ截圖

經了解,這家店鋪目前還沒有淘寶店鋪,派單、結算這些工作都是通過QQ群完成,客單價也普遍低于淘寶店鋪給出的價格,均價在一小時30元左右。

“運氣好的情況下,一天能接2-3單,基本上不掙錢。不過也沒想著要靠這個掙錢,只是覺得好玩而已。”其中一位店員表示。

所謂的“挑選”、“培訓”幾乎是不存在的,而在“入職”之后,多數從業者都是靠拉客或者拉新來賺取分成,拉客的費用僅有3-5元,拉來一個新人入職能分到7.14元。

04 女性用戶占八成,虛擬戀人更像樹洞、止痛劑

回到需求端,什么樣的人會選擇購買虛擬男女友服務呢?

據常一描述,客戶中,女性占八成左右,基本上是三類需求,失戀尋求安慰、整蠱朋友,或是找人日常聊天。

朱曉輝對燃財經分析,現實中,大多數人或因工作壓力太大,或因不擅長生活社交,無法得到一段優質關系,而在一段真實的戀情中,不可避免出現爭吵和摩擦,但大多數人只希望享受戀愛中激情和甜蜜的部分,與虛擬男女友交流,就屏蔽掉了戀愛關系中的沖突。

從社會結構上分析,女性需要承擔更多的家庭責任,感受型的需求遠多于男性,因此虛擬男友的訂單比例更高些。另外,虛擬男女友的需求高發于經濟發達的大城市,單身女性居多,生活壓力大,部分人購買此類服務是為了解壓或調劑生活。

常一稱,店里最近迎來了一位“富婆”小姐姐,她充值300元、開通了VIP服務。“我們每新來一個男孩子,她看完宣傳視頻后,都會點一單。”常一回憶,這位小姐姐說自己每天工作到很晚,下單主要是想找個人聊天,每天聊半個小時或一小時左右再休息。

“女性在戀愛過程中,會更希望得到另一半的尊重、理解、關心、體貼、安慰和忠誠,男性雖然也有這樣的需求,但他們的心理結構決定了,男性對一些認同、鼓勵、信任、贊美的需求更強烈。”朱曉輝就男女在戀愛過程中的心理需求做了分析,而這些心理上的需求,恰好是虛擬男女友可以暫時性替代的。

來源 / Pexels

油梨坦言,虛擬男女友大多是情感套路,所謂的談戀愛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而已,很多時候的真情流露,都是為了變著花樣讓客戶續費,給紅包。

實際上,借虛擬男女友治愈失戀的人也不在少數。“虛擬男女友的陪伴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平復心理落差,但這只能作為一種替代性的陪伴,不能過度依賴。”朱曉輝說。

除以上兩種外,涉及GHS(搞黃色)特殊服務的客戶需求也是一類不容忽視的存在。“在這行干久了,什么人都會遇到,我經常會遇到一些要求多人連麥磕炮的客戶。”油梨告訴燃財經。

總體來看,虛擬男女友服務重在虛擬的陪伴,朱曉輝認為,和他擅長的情感咨詢行業有些類似,都是對人進行心理干預。

“虛擬男女友像是樹洞和止痛劑,而心理咨詢則是外科手術,不過方向也不一致,前者滿足的是感官享受,后者是通過改變認知結構和情緒來緩解安撫。”在朱曉輝看來,這個小眾行業會長期存在,但對從業者的要求也在不斷提升,比如需要更專業的音色切換,以及掌握一些與異性交往的專業技巧。

“在進行虛擬交友的過程中,作為付費方也應該注意,不要過度沉迷,避免自身利益受損。”他說。

燃財經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