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字5~50元:日更萬字激活“網文代寫”流水線
2020-07-17 18:16 網絡代寫 代寫網文

千字5~50元:日更萬字激活“網文代寫”流水線

作者|木子  來源|懂懂筆記(ID:dongdong_note)

“我追了一年多的白金大V的作品,怎么最近感覺風格明顯變味了?雖然劇情還在延續,但作者寫作的風格轉變似乎有些大。習慣用語也和以前不一樣了。”

“以前看他的作品經常會有錯字,但是一看就是五筆輸入的錯誤,現在的錯字幾乎都是拼音輸入的錯誤,讀者們留言也調侃說,您這錯字一會兒五筆一會兒拼音的,是在讓助理寫嗎?”

最近和不少朋友交流時,大家不約而同地提到了自己訂閱的網文風格或者內容變化的問題,有朋友懷疑白金大V們也在請人代筆,否則解釋不清這些吊詭的現象。

以往只聽說論文可以代寫,難不成現在網文也有代寫了?

不是也有,而是流水線作業了。

顯然,此前發生的網文平臺“不公平條款”事件,讓很多行業問題爆了光,而日更萬字、每天三更有獎的相關規則,很可能也是激發寫手創意策劃+代筆續寫這個產業鏈條的原因。

如果網絡文學還處在看爽文、圖過癮的時代,這種現象還不會引人關注。但是如今進入成熟期的網絡文學市場正在經歷商業化的洗禮,因為規則原因造成的代筆替更,對行業未來的影響將會怎樣?

作者找“代寫”只為殘喘

為了一探究竟,懂懂筆記在網上搜索“網文代寫”,發現了大量相關的業務“廣告”。從相關新聞和論壇的內容中不難發現,網絡小說代寫服務已經存在了不短時間。

“(網文)小說代寫由來已久了。”

從事網文創作四年多的業余作者“玲兒”告訴懂懂筆記,包括她在內,許多網絡小說作者都曾經找過寫手代寫、替更作品。服務內容也從最初的寫手代寫,發展到如今工作室專業策劃、批量代寫。

有部分讀者在追更小說時會發現,作者的寫作風格突然改變,文字粗糙、錯別字增加……這往往都是找了代寫工作室“捉刀”。這種現象并非因為靈感枯竭、狀態不佳,“有的作者后續會回歸,自己繼續創作。有的是有了新的工作,就一路代寫到底了。”

對此玲兒無奈地表示,很多時候自己也是迫不得已。在她從事寫作的四年里,其所在的網文平臺規則改動了好幾次,有的規則對于作者而言,簡直是催命的“枷鎖”。

“其中最離譜的,當屬對作者更新頻次以及小說篇幅字數的要求。”她告訴懂懂筆記,早在入駐網文平臺之初,平臺對作者的更新頻次并無嚴格的要求。作者靈感來了,日更萬字;狀態不太好,也可能幾天才更新一章。

但是隨著平臺商業化競爭趨熱,為了流量、關注熱度等指標,平臺方陸續修改了網文更新的規則和要求,“我入駐的這個平臺,目前要求每日必須更新,更新篇幅在萬字以上。”

起初修改日更規則,許多網文作者也能勉強跟上更新的節奏,可在創作網文的過程中,她和很多作者一樣要么是找到了合適的工作,要么是有其它急事要處理,能用于寫作的時間少了,日更萬字漸漸成了壓在身上的重負。

“有朋友說,沒時間更新,還不如將網文當作是業余的愛好,看心情更新內容,頂多就是不要全勤獎金了。”玲兒坦言,入駐的作者若無法做到日更萬字,失去的可不止全勤獎勵。“任性”、“隨意”、“玩票”的結果,是會失去平臺的所有推薦和流量扶持。

據她了解,個別大平臺的“霸道”條款甚至明示:五次斷更便下架作品,十次斷更即刪除讀者書架中收藏的作者文章,讓其影響力瞬間“歸零”。

無奈之下,部分網文作者只能找“網文代寫”工作室去維系作品更新,避免遭到處罰。“我認識的一位專職網文作者,因為家人去世要處理后事,為了避免斷更,就臨時找過代寫更新了十幾天,確實掉粉兒。”玲兒表示,在這四年多的創作過程中,她也有過十幾次因為生病或是狀態不佳而尋找代寫替更,畢竟誰都不是機器人。

“要命”的是,如今網文讀者也在平臺規則的培養下,養成了著急追更的習慣,否則就要“寄刀片”、罵街催更。即便是做到了日更,每篇文章字數少些就要喊“太水了”、“不夠看”。

“日韓網文小說、漫畫創作,有的是每周一更,有的每月一更,也不見讀者天天抱怨。可國內作者斷更哪怕只有一天,也可能被讀者咒罵。”玲兒無奈表示,充滿“緊迫感的”創作氛圍讓作者壓力纏身,很難寫不出好作品。

顯然,網文小說代寫服務之所以目前迅速發展、壯大,也正因為行業存在大量相關的需求,平臺、讀者、作者三方合力下,自然會有生意產生。

那么,找代筆更新的網文內容,作者是否還會參與創作,這種創作還有意義嗎?

作者只輸出創作“意志”

“不是萬不得已,誰會找代筆糟踐自己的作品?”

聊及代筆更新是否有創作意義時,玲兒的好友,同為網文小說作者的張岱岱(化名)有些激動。她也將作者尋找代筆創作的窘境,歸咎于平臺步步緊逼的更新規則。

由于網文創作收入并不高,也沒有持續穩定的收入,去年初家人為她介紹了一份穩定的工作。她選擇上班后,只能在業余時間創作網文。

一位網文創作者提供的代寫家機構報價

“我所在的平臺要求日更五千字,但因為偶爾加班真的日更不了。”張岱岱告訴懂懂筆記,有一次僅僅因為小說停更了一天,她便被平臺警告,為了不失去平臺推薦資格,她選擇了一家代寫工作室。

盡管選擇了代筆,但無論每天工作有多忙,張岱岱都要騰出一些時間,撰寫好更新內容的提綱,及時發給負責代寫文字的人,“雖然文字是代寫,但小說劇情發展、故事的走向,還是我自己的意志。”

一旦工作有閑暇,張岱岱也會第一時間親自續寫小說內容,避免代寫粗糙的文字影響讀者閱讀感受。而為了保證代寫的質量,她在半年內前后找了不下五家代寫工作室進行合作。

“五一長假那幾天,我拼命了的蓄稿,每天平均寫了五萬字。”她告訴懂懂筆記,自從上班這一年多來,她幾乎所有休息日都地在寫小說,盡量減少去找代筆。

當被問及,既然有心儀的工作、穩定的收入,為何還要繼續做創作,苦苦更新小說時,張岱岱嘆了口氣,沉思了半晌說道,“當初因為失業我開始寫小說,這些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,我實在舍不得放棄。”

當然,她更舍不得的是通過寫作積攢的人氣和粉絲。畢竟,任何職場的成就,都無法讓她體驗到寫作時那種備受關注的感覺,“要不是因為小說創作、網文寫作收入實在太低,我也不至于去找工作。”

張岱岱坦言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J.K.羅琳那樣熬下來。最初自己找到工作時,曾仔細考慮過是否放棄寫作,但身邊同樣是兼職小說作者的朋友告訴她,不妨尋找代寫代筆創作,只要保證小說的劇情是原作者的思路即可。

這句話打動了張岱岱,此舉既不用放棄網文小說創作,還能兼顧工作以及收入。

或許,不少網文作者最初也是因為沒有工作而步入創作領域,找到工作后有不肯放棄網文,從而尋找代筆,代為寫作、輸出原作內容。

“創作了好幾年的小說,想說放棄其實并不是那么容易的,也可以說是創作后被人關注的那份虛榮心在作祟吧。”張岱岱說道。

神秘的代筆寫作產業鏈,因為網文作者的需求而存在和發展,那么很多作者的微薄創作收入能支撐起代筆行業的生存嗎?

代寫行業的魚龍混雜

“早期網文界出現過用代筆賺平臺全勤獎的作者,甚至水平不比原作者低呢。”

聊及代筆的話題,網文作者阿剛有些感慨。因苦于代筆創作質量低下的問題,最近他再次辭職,重新投入到網文創作當中。即便失去工作、收入銳減,但他坦言再不愿讓代筆續寫,毀了更新近兩年的小說。

阿剛透露,網文平臺的全勤獎大都在在千元起步,另外視乎作者關注度、收藏量再進行疊加獎勵。以前有部分作者通過代筆寫的“水文”,還能領取到平臺全勤獎。

“但目前平臺對于內容的要求越來越高,不走心的作品難被認可,而且成熟的讀者也越來越精明了。”于此同時,逐漸壯大、規模化的代寫,每千字收費的水平也在陸續走高,即便俗稱的“小白文”、“爽文”,收費也在5~10/千字。

阿剛透露,那些“小白文”基本可以說與小學生作文無異,行文甚至充滿語病,甚至很多打斗、轉折、打臉的情節都是復制粘貼,更甭說將作者的“意志”和構思完全延續,“基本能讀進去的代寫,收費起碼是20元/千字。據說有高手代寫還標出了50元/千字的價格。”

以此計算,作者用“小白文”賺全勤獎,花費也會在1500元以上,即便得到平臺每月的全勤獎,作者也還虧了500元,“現在的職業代寫機構,也不稀罕用‘小白文’去賺那點兒全勤獎勵。”

至于那些因為工作、家中有事無法及時更新網文作品的作者,現在大多也不會尋找“小白”代筆了。有一定水平的創作者尋找代筆,至少是15元/千字這個水平的,這樣算下來,鑒于大部分網文創作者月創作收入在三、四千元左右,交了代筆的費用后基本是打個平手。

“有時候花錢代筆的內容,粗糙得不行,錯別字奇多,我工作之余還得自行修改。”阿剛表示,再好的作品只要讀者發現寫作風格改變,都會有疑慮、觀望甚至取關的沖動。畢竟絕大多是網文創作者,都請不起那種能筆下生花的代筆高手。

阿剛告訴懂懂筆記,身邊許多腦洞大開、創意活躍的作者,都是因為平臺嚴苛的打卡更新規則,逐漸退出了網文創作行列。而坐擁大量影響力、流量傾斜,收入足矣養活自己和團隊的頭部創作者,其實并不多。

真正能支撐起平臺海量用戶群體的,更多的是那些喜愛創作,熱衷輸出創意、腦洞的腰部作者。但是緊迫的更新制度,正在導致越來越多的作者無法兼顧生計與創作。

“作為網文創作者,找代筆本身其實是一件很羞恥的事,但我只能說情勢所逼、情有可原吧。”阿剛強調,作為網文平臺強調持續內容更新、保持源源不斷的流量與熱度,本無可厚非,但是如今這些舉措將喜愛創作的作者都逼上了“絕路”,到底錯在誰的身上?

有業內人士告訴懂懂筆記,目前網文創作領域打卡、催更問題凸顯,作為獎勵機制的全勤獎,也是建立在作者每日更新的基礎上。目前要求作者每月更新缺勤不超過兩天的網文平臺,可以說是比比皆是,許多小說作品更像是被趕鴨子上架一般,草草更新、水的要命,即便不找代筆,在如此高壓創作強度下,作者也難以輸出優秀的作品了。

據悉部分頭部創作者,為了追趕上更新的強度早就成立了自家的工作室,招募有實力的代筆寫手,通過“內部”創作方式代筆。

顯然,更新強度巨大,已漸漸成為網文平臺乃至全網文行業發展的痼疾。

巨大的更新強度與普遍偏低的創作收入,本身就是一個矛盾體。為了滿足平臺的要求,明知道“代寫”可恥的作者也只能無奈為之,進而催生了大量代寫需求。這樣的網文世界,究竟是令人可惜還是可悲?

懂懂筆記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