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實人黃崢
2020-07-17 17:20 黃崢 拼多多

老實人黃崢

來源 |正和島    作者|林紅瑜

7月13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,分析研究當前經濟運行情況,聽取對下一步經濟工作的意見建議。

在這場座談會上,有兩家企業格外引人矚目:海爾、拼多多。

80后青壯派黃崢,和第一代中國企業家張瑞敏,同場登臺,更是耐人尋味。

40歲的黃崢,越來越出人意料。

憑3000億身家,今年黃崢逆襲中國第2大富豪。從白手起家,到財富趕超馬云,僅次馬化騰,黃崢只用了5年時間。

就在眾人期待他更上一層樓時,不到一個月后黃崢卻發布了內部信,退位CEO,放棄1000多億身家。

有人懷疑,1980年出生的黃崢還這么年輕,不要地位不要財富,是不是有什么內幕?

這么大一個消息,只有拼多多員工習以為常:“黃崢堅決不當首富”。

從創業第一天起,有兩個字被黃崢天天掛在嘴邊,寫在墻上當作拼多多價值觀——本分。

有人嘲諷:不愧是老實人黃崢,把賣假貨說成本分!

在很多人眼里,黃崢只是剛好踩上了消費降級的風口,投準了大眾“愛貪小便宜”的喜好,不算什么英雄好漢。拼多多還是“上不了臺面的東西”。

但有個問題值得深思:

為什么很多人瞧不上的拼多多,能創立3年就上市,5年市值超1000億美元?

在此之前,互聯網陣線中,只有阿里、騰訊、美團3家巨頭達到了如此龐大的市值規模。

是不是我們低估了拼多多,低估了黃崢?

上市那天,黃崢沒去美國敲鐘。有人問他為什么,黃崢非常淡然:

“我沒覺得這個是那么大的事,上市只是一個結果。我們不會因為上市不上市有特別的改變。” “我們每天都在圍繞消費者的需求認真做事情,不會說突然之間股票市場上有一個代碼好像就不一樣了。或者說黃崢頭上頂了一個市值,難道這個人就變了嗎?其實什么也沒有變。”

一個身家過千億美金的老板,在上海總部和杭州公司兩頭跑,背雙肩包、坐地鐵,至今沒在上海買房住,甚至助理都不招。

有人問,“老實人”人設,是在作秀嗎?恐怕不是。

拼多多登陸納斯達克時,還有一件小事。本可以提升發行價20%,但黃崢堅持定價在19美元。

“投資人在下單的時候,肯定不希望提價,來日方長,有錢大家賺,現在要把每一份利都吃光,也不太符合我們的價值觀。”

“不占別人便宜,哪怕我們有這樣的能力。”

黃崢天生不愛錢嗎?那不可能。

黃崢在財富上的本分保守,有跡可循。

“錢是工具,不是目的。”,這句話,出自不滿16歲的黃崢。

出身工薪家庭的他,在郊區念完了小學,卻因為奧數獲獎,意外考上了當地最好的中學,杭州外國語。

這也是一所貴族學校,每屆招收160人,只出不進。在這段讀書期間,黃崢發現:“大部分富二代,特別是官二代是非常優秀的。”

學生時代身邊同學非富即貴,讓黃崢小小年紀悟出了八個字——“錢是工具,不是目的。”

領悟得太早就算了,還財富自由得太早,黃崢也沒想到,自己27歲一夜暴富。

毫無資源優勢的黃崢,怎么做到的?

他總結一招,“田忌賽馬”:“在整體資源劣勢的情況下,創造出局部的優勢,進而有機會獲得整個戰役的勝利。由此,平凡人可以成就非凡事。”

黃崢押注學習,幾乎科科成績第一,保送了浙江大學混合班,畢業后進入谷歌工作,不久之后谷歌上市。他手里的股權,直接變成了近千萬的現金。

黃崢直接實現了老實人的逆襲,成了一匹黑馬,跑贏同齡人。“銀行賬戶里的錢也瞬間多了很多,天上掉餡餅的感覺”。

在谷歌同事的身上,黃崢看到一夜暴富帶來的副作用。

“瞬間有了太多的錢,很多人失去了工作的動力,開始去尋找新的樂趣和事業,但是往往那些新的東西,他其實不擅長也未必喜歡。開飛機未必行,搞望遠鏡搞不來,創業不適合做老板,但又在了老板的位置上。”

“他們就這樣林林總總耽誤了好些年,耽誤了最有可能做出更杰出成就的時光。”

股權還兌換完,黃崢就辭職創業,做了電商代運營和游戲。

不缺錢的人,做了兩家掙錢的公司,為什么?

“對于商業來說,只有賺錢才是道德的,應該按照商業的邏輯,去做一個本分的商人。用商人邏輯經商有什么不對嗎?任正非采訪說,什么叫強大的中國?他說我們磨豆腐,他們種豆芽,疊加在一起就是強大中國。”

老老實實學做生意,老老實實學做老板,是黃崢創業的第一步。

不愛接受采訪,不愛參加大會,不愛大佬聚餐,黃崢極少出現在公眾視線中。

當被問到為什么一直以來與行業少有交流,黃崢表示:“不是不和他們交流,我不混圈子。”

但就是這樣一個對人脈毫無興趣的老實人,網易丁磊發MSN主動勾搭,又引薦給段永平。

不久之后,黃崢又被段永平帶去參加股神巴菲特的午餐。

那是2006年,當時黃崢才20歲出頭。很多人好奇,價值60萬美元的飯,對他影響有多大?有沒有什么財富的秘密、成功的訣竅?

黃崢卻說:“這頓飯最大的意義可能讓我意識到簡單和常識的力量。”

“我發現巴菲特講的東西其實特別簡單,連我母親都能聽懂。常識顯而易見、容易理解,但我們因為成長、學習形成的偏見和個人利益的訴求蒙蔽了我們。”

“人的思想很容易被染污的,對一件事做判斷時,你需要了解背景和事實,了解之后需要的不是睿智,而是面對事實時是否還有勇氣用理性和常識來判斷。”

這和黃崢多年的思考不謀而合。

在工人家庭長大的黃崢,經常穿親戚朋友家小孩淘汰下來的舊衣服。

“我媽到現在都舍不得打車,她會覺得時間又不值錢,太浪費了。這個對我一直有很大影響,包括影響我思考做商業,我腦子里一直都記著我爸媽這樣的普通家庭,他們是怎么思考的,他們是怎么生活的。”

真正的高手,把常識視作本分。

前兩年,消費升級最火的時候,黃崢怎么做?

“消費升級不是讓上海人去過巴黎人的生活,而是讓安徽安慶的人有廚紙用,有好水果吃。”

有人問他,拼多多低價策略何時失效?黃崢沒有生氣。

“我們吸引的是追求高性價比的人群,他會買一個愛馬仕的包,也會用9.9元買一箱芒果,這與他的消費能力沒有關系。在消費這件事上,所有人都一樣,不論有錢還是沒錢,實惠是一個普遍需求。”

某次采訪中,聊到“五環外”和“下沉”,黃崢直接進行了反駁:

“只有在北京五環內的人才會說這是下沉人群。我們關注的是中國最廣大的老百姓。”

本分二字,從不新鮮,卻讓老實人黃崢一路絕塵。2020年第一季度,拼多多用戶數已經達到6.28億,超越京東,直逼淘寶。

懂得常識的人很多,踐行常識的人太少。正如杰克韋爾奇留下的一句箴言:

“你們知道了,而我做到了。”

黃崢沒吃過老實人的虧嗎?

2018年,拼多多接連爆出商家維權、假貨危機,全網質疑。連黃崢母親都打來的電話,“為什么?怎么會這樣?”那是母親第一次過問他的工作。

沉默寡言的黃崢認識到一個問題:拼多多的公共溝通像是鴕鳥,而這幾乎都歸咎于他本人的性格和特點。

有內部員工曾在知乎寫到,“拼多多團隊年輕化,薪資也不錯,還包一日三餐。但是,公司文化的缺失,以及員工間缺乏溝通,很多人覺得沒什么歸屬感。”

根據拼多多內部員工的回答,黃崢給人一種感覺,雖然偶爾也能嘻嘻哈哈,但還是缺乏“交流感”。

黃崢也承認,自己是一個“不善言辭”的人,他并不擅長在大眾面前講話。

一聲不吭的黃崢,終于選擇把很多問題“攤開了去說”。當時拼多多正式召開媒體溝通會,也是創業3年以來首次進行回應。

事實上,急速擴張的拼多多,完全放開商家注冊,一下子涌入40萬小老板,包括各種“假貨”,又因為嚴懲假貨,引來商家抗議。

被重罰商家,以為拼多多靠克扣保證金發財。事實上,拼多多假一賠十,把保證金全支付給了消費者,分文未取。

那次發布會,依然被外界看作狡辯。

“一邊倒的正面不是我們追求的,一邊倒的負面也從來不是真實的拼多多。”他曾弱弱地表達過:“我們可能不被理解,但我們總是出于善意,不作惡。”

連一向低調的段永平,也忍不住替黃崢說話,“我對黃崢有很高的信任度。給他 10 年時間,大家會看到他們厲害的地方的。”

“和所有人一起期權鎖定三年”的黃崢,做好了被誤解的準備,也做好了有朝一日翻盤的耐心,不顧投資人勸阻,從去年開始,拿出百億補貼。

如今,黃崢仍然極少露面。但在每一次股東信、員工內部信的結尾,他不厭其煩寫下“本分”二字。

在所有中國互聯網公司當中,拼多多依然是引發爭議最大的一個。

“電商界的瑞幸”“中國制造的破壞者”“垃圾產品,堅決抵制”,這些質疑不絕于耳……

但在這些批評中,又有多少人從來沒用過拼多多?

我們可以質疑它,但重新理解中國更為重要。

6億人口月均收入低于1000元,李克強總理公布的數據才是真實的中國。

正如財經博主互聯網怪盜團所說:

這個國家,從來不是微博體現的那個“人人悅己,光鮮亮麗”的樣子;

不是知乎體現的那個“人均985,年薪百萬,剛下飛機”的樣子;

不是豆瓣體現的那個“人人讀過卡夫卡,全都喜歡村上春樹”的樣子;

也不是小紅書體現的那個“一年之內炫耀自己買了法拉利的人比法拉利年產量還多”的樣子。

一群人口中的消費降級,很可能是另一群人的消費升級。真正的傲慢,從來不在言語上,而是俯視漠視數以億計活生生的人。

黃崢究竟是不是個老實人,從來都不是最需要回答的問題。

真正重要的是,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要忘記,農村包圍城市,在這片土地上,是取得過巨大成功的。要從群眾中來,到群眾中去。

只有雙腳沾滿泥巴,才能理解復雜的中國。

只有理解復雜的中國,才有機會讓它變得更好。

參考資料:

[1]. 拼多多崛起的深度復盤,互聯網怪盜團

[2]. 梁寧:除了“假貨”,拼多多還有什么?

[3]. 超越馬云!黃崢躋身富豪榜第二!拼多多贏在哪里?, 秦小明

[4]. 拼多多創始人黃崢:圈層之外,本分去做,攤開去說

[5]. 房宮一柳 ,人物觀察:黃崢的100種偏執,晚點LatePost

正和島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